鍬型

DC坑中。老爺右邊固定
坑品很差

 

【韓葉】所謂反差0-1

韓葉ABO 私設有 歐歐西 未完待續


  對葉修來說,吞抑制劑就和吞維他命一樣,吃著安心也好,長年的習慣下來他甚至得在蘇沐橙無奈的視線下才想起自己原來是個Omega。

  然而這無關緊要,人類在這個時代幾乎闖入了創造神的聖域,性別的歧異透過金錢即能消彌,一個Omega可以不要為發情所苦,而他若是願意砸錢的話則完全能夠成為一個表現出Alpha性徵的個體。

  不過做為槽點卻還是很夠的,現實裡懶散成性競技場上兇殘無比的葉修是個Omega的事實本身就予人一種奇妙的矛盾。

  「哥這叫萌點懂不?反差萌之類的。」

  聽到這話的方銳一口水沒吞下去就噴了出來,一旁的蘇沐橙動作僵了一瞬,沐雨橙風在訓練畫面上狠狠的磕了一下。

  「有你這樣賣萌的嗎?自己講出來要點臉啊!」

  魏琛沒忍住吐槽,開著小號闖進野圖Boss的爭搶混戰中準備來個出奇不意的添亂,這讓他第一時間不能在肢體上對葉修的話有所反應,然而剛噴了一地水的方銳卻利索了起來。

海無量 葉修說他是自帶反差萌的Omega

    這麼牛逼的Omega你們見過嗎!?

百花撩亂 葉修你好意思就你這樣全身擰乾了也擰不出一滴萌點

長河洛日 反差萌是什麼意思?

鸞輅音塵 樓上不要問,很可怕*^_^*

夜雨聲煩 臥槽葉修你要不要臉要不要臉,有你這麼搶Boss的Omega嗎?不對整天菸不離手垃圾話點到滿級的哪個Alpha看的上你啊?別壞了人家大好A的人生路啊、是說你到底哪裡覺得自己有反差萌啊?這話是要別人來講的懂不懂懂不懂

石不轉 雖然不一定是萌點,不過反差的確也符合事實。

海無量 臥槽不是吧樓上這是認同了!?

王不留行 要說前衛的Omega的話,葉修只是稍微而已

百花撩亂 猥瑣沒下限到他這層級的Omega只是稍微而已嗎!?

沐雨橙風 葉修一直都是這樣的啊

索克薩爾 如果偶爾表現出柔軟的感覺會更讓人認同反差萌這個詞吧

夜雨聲煩 隊長不是吧連你都覺得有可能嗎?不可能的啊葉修頂多只有反差不會有萌啊…硬要說的話如果其實有很會做菜之類的技能搞不好會有反差吧?說不定還真有點萌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啊哈哈哈哈哈

風城煙雨 樓上這是在自曝喜好嗎

無浪 仔細想想這個話題好像有點不對勁哪

一葉之秋 就沒見過會說這種話的Omega

…………

……

  葉修上了Q群就見到各戰隊主力消耗著手速在自己究竟算不算的上反差萌上爭論,實在閒的逆天了,也沒見人關心下自家公會還在野圖Boss邊上殺的你死我活。

說到底始作俑者還是自家人,呵呵。

像是嫌棄隊友方大大不夠添亂,他隨手扔了句回覆。

君莫笑 我有沒有反差萌這就得問問老韓了@大漠孤煙

百花撩亂 你有沒有反差萌干他什麼事?人這不是懶得搭理嘛!

君莫笑 孤A寡O你覺得還能有什麼事呢(菸

沐雨橙風 *^_^*

  這話一出,Q群裡頓時炸開了,成排的驚嘆號像擊發的散彈槍一樣一行刷過一行,饒是手速再快的黃少天剛發的長串吐槽也在轉瞬間被洗的不見蹤影。

大漠孤煙 葉修你搞什麼

大漠孤煙 反差萌不曉得 現在這樣挺好的

  突然成了事主之一的韓文清一回話,Q群畫面再度被職業選手們大爆手速刷了個滿屏的臥槽。

  聽起來頗有毀人三觀的氣勢,葉修和韓文清的確是穩定交往中。

  若真要追溯這兩人到底是怎麼碰著的話,從榮耀網遊時代就能說得沒完沒了,姑且從較近的事實開始談起。

  葉修是個Omega,這事打從他還用著葉秋的身份縱橫在榮耀賽場上時就被做為選手情報高掛在嘉世官網上,引人熱議的情況也就僅在這位一區的大神剛走進職業聯賽的短暫時刻,性別從來不是什麼值得一再提起的談資。

  然而儘管葉修性別的事實就如同常識般印在人們的意識裡,真正認知到的時刻卻鮮少發生,這人在賽場上太過兇殘,那是一種有別於其他手段,用強硬的實力無視性別歧異的外例。

  這樣的外例之於葉修的老對頭也同樣管用,與葉修鬥了好些年、從連敗的窘境中奪下霸圖首冠的韓文清,真正意識到葉修是個Omega時卻已是榮耀聯賽的第五個年頭。

  「你每天吃這什麼?」

  榮耀第五區開通後,為了慶祝榮耀上市滿五周年,由贊助商和榮耀職業聯盟規畫了一系列為期一週的友誼賽,而這期間各戰隊的主力選手們則同住在聯盟選定的飯店中。

  第四天時,韓文清終究沒忍住提起自己的疑惑。而葉修正慢條斯理的解決方才拿來吞藥丸的紅茶。

  真不健康,韓文清想。

  「喲老韓什麼時候也關心起我了?受寵若驚啊!」

  「……。」

  見韓文清懶得搭理他的垃圾話,葉修也不想自討沒趣,只好無聊的開口。

  「口服抑制劑……嘛、哥好歹是個O,必須得吃唄。」

  聽完這話韓文清奇怪的皺起了眉頭。

  想是沒料到對方先是問了這問題、而後又是張難以言狀的表情,看的葉修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我說抑制劑怎麼了,老韓你用得著擺這種臉嗎?等等……別跟我說……」

  「……忘了你是Omega。」

  「……呵呵。」

  韓文清慶幸剛才自己沒脫口出『你個A吃什麼抑制劑』,不過這倒好了,平常垃圾話沒停過的葉修這會兒卻安靜了,話沒說一句,呵呵兩聲居然就結束了話題。

  諾大的餐廳裡各家選手們或聚或散,而葉修與韓文清的周圍一時間卻是沒個人影,尷尬蔓延在這倆間,詭異至極。

  明明該是四目相接的情境,卻少了視線交錯的實感。

  這好比問了人是男是女,任何人無論表現出什麼樣子,都抱有對自身性別的尊嚴,被人提了不像個Omega,那麼Omega又該是什麼樣子呢?韓文清意識到自己的失言,只得亡羊補牢的道歉。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而葉修還是沉默,這讓韓文清更加摸不著頭腦。他突然有點巴不得那個滿嘴垃圾話的葉修前來救場,隨後覺得自己這是犯傻了。

  葉修心裡想的卻是另一回事。

  老韓你別提要不是得吃這藥哥平常也忘了自己是個O好嗎。

  葉修在腦子裡自顧自的吐槽,並且和韓文清陷入的糾結完全搭不上邊。

  有個人朝自己扔了抑制劑,好笑的說至少記得自己是O啊。蘇沐秋在的那會兒自己三不五時被唸這唸那,啥多吃啥少吃些,而今除了抑制劑還真沒有什麼來提醒自己是個Omega。

  日子照是這麼過,而自己不省心的,終究少有人會放在心上。

  「嗯?啊……哥沒放心上呢。」

  葉修後知後覺的應了韓文清的歉語,注意到韓文清那錢包臉上少有的懊惱,這人不知道是腦補去哪兒了,頓時讓葉修樂了。

  92 5
评论(5)
热度(92)
  1. 夜隱墨鍬型 转载了此文字

© 鍬型 | Powered by LOFTER